婚纱摄影失恋女欲开煤气轻生被民警邻居解救

昨日上午11时许,大科甲巷京都大厦一房间内,一女子三天内第二次扬言自杀,直接导致该大厦   谁都不会漠视生命的离开,更不应忽视对生命的漠视。正如从上午11时到晚上9时许,民警、消防、邻里拼力营救一整天,即便这已不是第一次营救,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营救,但每一次,他们都拼尽全力,因为他们对生命是如此尊重   这便是生命的态度,它是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的豁达与从容,也是“努力争取,微笑放弃”的快乐与幸福   既然爱情已经离去,又何苦枕着回忆梦明天,沉浸在不甘与痛苦之中。甚至因无法忍受痛苦,而想以生命的代价换取解脱或爱人的回头   这不仅是对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,也是对自己生命的轻视,更是漠视了别人对你生命的尊重。此刻的你早已没了从前的光泽,生命只剩下冷漠。可没有一种爱情喜欢拥抱冷漠的生命,它只会更加背你而去,将你遗忘在回忆的尘埃中   所以,珍视生命,更珍视别人对你生命的尊重,在失落中坚强地担当,用豁达的态度对待人生,才能走出失意的雨天,像那些快乐的人一样,拥幸福入怀   一名40岁的女子,扬言开煤气和吃安眠药自杀甚至用剪刀刺破“猫眼”,威胁靠近的救援人员。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见到25岁的前男友   10余名救援人员,有民警、消防战士、120急救人员和邻居,他们坚守10余小时不放弃   40岁的史岩是京都大厦一房间业主。据其邻居龙女士介绍,昨日上午11时,史岩向邻居倾诉,由于“弟弟”的离开,她非常伤心,准备在房间内开煤气和吞食安眠药自杀。随后,史岩便走进自己的房间,任凭邻居如何敲门也不开门。为了阻止史岩自杀,邻居报警   11时20分,成都市七医院5名急救人员赶赴现场。10分钟后,消防七中队4名消防战士和锦江公安分局3名民警赶赴现场。为避免史岩使用煤气自杀而波及其他住户的安全,大厦的煤气立即被关闭   由于史岩一直不愿意开门,消防战士欲采取破门而入的方法。然而,房间内的史岩用利器划防盗门,并以此威胁:“谁敢破门而入,我就立即用剪刀刺破喉咙”   消防战士又打算从隔壁房间翻窗进入史岩的房间。但通过现场地形勘查,史岩的住房是个小户型,窗户非常小,消防战士的动作很容易被史岩发现,可能会导致其采取过激行为   在民警对史岩开导时,史岩提出要见自己的“弟弟”,并提供了联系方式。当民警与“弟弟”联系上后,对方表示,他在甘肃无法赶回。民警又通知了史岩的妹妹、熟悉的邻居以及在成都的朋友。12时50分,史岩的邻居赶到现场。隔着一道门,邻居多次提出进入房间内与史岩聊天并联系其“弟弟”的请求。但史岩一直不肯开门   由于无法预知可能发生的情况,救援人员没有下楼吃午饭。救援人员等候在房外,在走廊里坐着或站着。直到下午3时许,房内的史岩情绪平稳些后,救援人员才轮换着下楼吃饭   “我们守候的是一条生命,不能轻易放弃。”昨晚6时许,春熙路派出所民警张稳来接替同事唐伟,继续坚守现场。截至昨晚9时30分记者发稿时,史岩的情况已经稳定估计已入睡救援人员陆续离开   三天前的晚上,史岩也曾扬言自杀,为安全起见,该大厦45户住户被迫停气,直到第二天上午11时,重新恢复供气。而这次,直到昨晚8时许,45户住户供气仍未恢复   据邻居们介绍,史岩已经不是第一次自杀。三天前晚上,史岩也称要开煤气自杀,邻居知晓后便通知物管。当物管到达现场后,史岩已走出房间,屋内弥漫着煤气味   据该大厦物管公司工程部主管称,史岩第一次扬言自杀时,为安全起见,该大厦45户住户被迫停气,其中还包括该大厦酒店的部分房间。直到次日上午11时才恢复供气。酒店方介绍,那晚停气导致三个房间的客人退房,经济损失数百元   昨日的“僵持战”中,史岩在室内,一会砸东西,一会怒吼,一会号啕大哭。而一旦有人接近房门,史岩就会变得歇斯底里   当僵持战进行到下午5时许时,她竟用剪刀刺破了防盗门的“猫眼”,用锋利的刀尖,威胁靠近的人员   在室内,史岩一直喃喃自语。她称:“弟弟,你为什么带走我的东西”“弟弟,你回来吧,我们回到以前……”   昨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史岩的“弟弟”张明。据张明介绍,40岁的史岩是北京人,经济情况不错,在北京和成都有多套住房。他17岁时在北京工地打工,因到史岩的家搞装修,与其相识,今年是他们交往的第八年。然而,由于史岩比他大15岁,这段恋情一直不被接受,他于是提出分手并于上周回到甘肃老家   张明表示,与史岩交往的这八年,他有一年在读成人大学,花了史岩5000多元。此外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,工资卡也是交给史岩保管,并没有花她太多的钱。而这次离开,他也只是带走了自己的东西。史岩第一次自杀后,张明与其电话沟通过,当时史岩情绪比较稳定,还说“分手还是朋友,以后以姐弟相称。”   对于史岩想要见他的要求,张明表示,他不会与其见面,也希望史岩不要再骚扰他和他的家人   昨日,民警找来了史岩的朋友王先生。王先生赶到现场后,并没有对其进行劝导。王先生称,史岩与她口中的“弟弟”曾经是恋人关系。自从其“弟弟”离开后,史岩经常打电话向他倾诉,已经严重影响他的生活,而他也劝解过很多次无果,不愿意再介入此事   随后,记者联系上史岩的妹妹。她听闻姐姐自杀的消息后,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担心。她称,史岩在成都生活多年,性格独立,很少给家人讲她的事。所以,她和张明的事情,家人也并不清楚。她表示,她人在北京,不会赶到成都,希望救援人员不要再守候,让史岩静一静,她不会选择极端方式   因为史岩的自杀,停气事件再次发生后,有两名住户表示非常愤怒,居住在史岩楼下的住户称,自从史岩第一次自杀后,她就将孩子送到妈妈家,以避免意外发生。停气后,家里人不仅不能煮饭,也不能洗澡,非常不方便。不少业主表示,如果史岩还这样做,他们将起诉她

相关推荐: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DeDe58. 织梦58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 ICP备********号